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傳奇故事 > 

雪山迷情-傳奇故事-最新傳奇故事分享-《故事詞典》

來源: 作者:郭倩

一、楔子

落日下,一連串賽車在郊區的馬路上呼嘯而過!

這是K市里很常見的一幕。阿杰就是這些賽車上的一個賽車手。正確地說,他是一個地下賽車手,在K市的地下賽車圈子里,被譽為車神,是一個戰無不勝的神話!

這天,阿杰又贏了,他記不清這是第幾次這樣贏了,用行內的話來說就是你還看得見車神阿杰的車尾燈的話,你已經很幸運的了,阿杰沒理會這些他早都聽厭的贊美,還是像以往一樣,拿錢,回家。

拿到了錢,在幾個朋友的慫恿之下,阿杰決定去雪山打獵,最后把打獵的地點選定在貢嘎雪山。他們這一行共有五個人,一個是當地的向導,一個是阿杰以前的兄弟,叫阿鵬,他就住在雪山附近,向導也是他幫忙找的,其余兩個,都是K市車圈內的好友。

貢嘎雪山位于橫斷山脈,是大雪山的主峰之一。山區高峰林立,冰堅雪深,險阻重重。此時正值深秋,雪線下降得很低,雖然天氣漸冷,卻不易出現雪崩。若是平時,特別春末的時候,即使是高聲說話也可能造成冰川震動繼而引發雪崩,更別說敢在這里開槍打獵了!除此之外,由于快到冬天,動物要出來找食物準備度過嚴冬,正是打獵的最佳時機。

上山之前,向導讓大家把子彈都涂上朱砂,說是現在雖然是偷獵,但也得依照往常打獵的規矩。因為世間萬物都是有靈魂的,動物也不例外。用朱砂涂子彈,是讓被獵殺的動物的靈魂能夠脫離軀殼,別依附在世間,早日超脫。這其實是藏族人的傳統,藏族人民認為動物死后,它們的靈魂不會馬上離開軀體,而會逗留一天,所以這一天里,還不能算是真正意思上的死亡。至于打來的獵物,更是至少要待到第二天才能食用。大家雖然笑向導迷信,但還是照著辦了,畢竟入鄉隨俗,盡管有時會比較麻煩一點,卻能體現出不同地方打獵的樂趣。

二、雪山奇遇

阿杰看著那女子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,也不管得是不是在拍戲,對著勁裝男子扣下了扳機,槍口噴出一股薄薄的輕煙

正所謂山高林密好打獵,果然不多久他們便打到一只狍子三個野兔,還有幾只野雞。但是阿杰意猶未盡,覺得既然來了,只是打些普普通通的獵物還不夠過癮,于是招呼大家往山上爬,不知不覺便爬越了雪線。雪線以上的溫度要比山腰的低很多,不過由于準備充足,而且雪線要比平常低很多,大家也沒有出現高原反應,因此他們倒不覺得有太大困難,繼續向上前行。

突然,向導大叫一聲:鹿,有鹿!快過來看,這里有鹿!聽見向導的喊聲,阿杰他們急忙跑過去,只見地面上只有幾個扁桃狀的腳印,阿鵬似乎有點明白了,可是仍有點困惑地問:鹿呢?難道這是鹿的腳印?向導回答說:對,這是鹿的腳印,你看,這腳印還很新,估計鹿就在附近。幾人就跟著雪地上的腳印一直尋去,不多久,便看見一只小鹿在前方不遠處,阿杰剛舉起槍想射,但那鹿好像感覺到了危險的臨近,倏地一聲撒腿就跑,阿鵬說:哎,讓它給跑了!阿杰叫道:追!大家端著槍,手忙腳亂地追了上去,可是人哪里有鹿快啊!況且這小鹿不僅跑得快,而且還精靈,阿鵬等人幾次的射擊都沒打中,子彈在雪地上揚起了幾陣塵土般的雪花。那小鹿閃了幾下,不一會兒就鉆入小灌木叢中,就不見了蹤影。失去了目標,幾人頓時像無頭蒼蠅一樣在附近胡亂地找來找去。

對于打獵出現的這種情況,向導似乎比較有心得,他看了看周圍,然后很冷靜地說:分頭找,我就不信打不到它!大家一聽,覺得也只能這樣了,于是便四散開來。阿杰尋著尋著,不覺間走了好一段路,待他穿過那片灌木叢時,發現自己來到一片比較緩的坡,只見白雪皚皚,四處空蕩蕩的,什么痕跡也跡沒有。阿杰想那小鹿多半也不會跑到這個鬼地方的了,正打算回頭到別處去找找看的時候,突然聽到一陣呼救聲,心頭一震,車手的本能使他不由屏住了呼吸,集中精神聆聽四周的聲響,雙手把獵槍握得更緊了。

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阿杰前方的視野,原來是一位全身都穿著白色衣裳的女子,她正向阿杰的方向快速地奔來,后面不遠處還緊跟著一個手拿彎刀的短髯男子。但奇怪的是,兩人的衣著竟然是像電視里的古裝一般,女子身穿的是一套白色的長裙,宛如畫中走出了的仙女一樣;而后面追來的男子卻一身黑色盔甲勁裝,面目兇惡。更奇怪的是,兩人不像在跑也不像在走,而更像是在飄,確切地說應該是貼地飛行。

阿杰還在懷疑他們是不是在拍戲的時候,那女子已經飄到離他約幾米遠的地方,似乎被什么絆了一下,竟然摔在地上。那勁裝男子本來就緊跟著她,沒等女子爬起來,勁裝男子已然追了上來,大喝一聲:賤婢,看汝何處逃也!一邊說著一邊舉刀便砍。女子朝著阿杰叫道:公子救我!眼看刀就要砍下了,阿杰看著那女子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,也不管得是不是在拍戲,果斷地對著勁裝男子扣下了扳機,槍口噴出一股薄薄的輕煙

砰一聲槍響,阿杰分明感覺到子彈已打中了那男子。但是待槍煙散去,勁裝男子竟然不見了!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!阿杰放下了槍,向四周望去,還是不見勁裝男子的蹤影,不禁大感詫異。

這時,那女子已經站了起來,她梳著一個高高的髻環,長著一對丹鳳眼,彷如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,只見她對著阿杰行了一個禮,說道;奴家承蒙公子相救,大恩感激不盡!阿杰一時間竟不知該說什么才好,就這樣持著槍呆在那里。女子說完,看到阿杰沒什么反應,連叫了幾聲公子,最后又施了一個禮,然后朝著來的方向飄走,不一會兒,竟也憑空消失了。阿杰這才有點回過神來,剛想說聲不用客氣,但看這情形不禁又呆著了!望著空無一人的雪地,仿佛剛才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般。但是槍管卻還熱著,空氣中也還飄著淡淡的硝煙味道,好像又證明了剛才的事情真真切切是發生過了的。順著獵槍看下去,剛才那女子摔倒了地方竟赫然躺著一塊紅色的物件,像是一塊玉佩。阿杰撿起來一看,果真是玉佩,遍體通紅,晶瑩剔透,用一根紅繩串著,下面連著一個漂亮的結,再下面就是一串流蘇,像是古時候的人佩戴在腰間的玉佩。

嘿!鹿在這邊啊!快點過來!遠處阿鵬在高聲呼喚。阿杰用力地晃了晃腦袋,凝了一下心神,提著槍向阿鵬的方向跑去

Tags: 傳奇故事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12991800.buzz/lishi/cq/160899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猜你喜歡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
彩票26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