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故事大全] [手機訪問]

故事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故事會專題 > 

我的舌尖含著給生活的情詩

來源: 作者:趙雨

  1    我有齙牙。    兩顆門牙微微突起,抵在唇下,卻又不肯聯合起來,而是各自為政,留了一條極寬的縫隙,足以卡住一顆瓜子。那時并沒有“十美九齙”的說法,我齙起的牙齒便如一枚含在唇下的驚雷,爆裂無聲。    “齙牙妹”,他們這樣叫我,而我低頭快步走過,以眼淚作為回應。    自然也是整過牙的。青春期時,父母耐不過我的糾纏,將我帶去了牙醫診所。牙醫是一位粗壯的中年婦女,簡單診斷之后,便讓我仰面躺在儀器臺上,為我做牙齒矯正。正是櫻花綻放的季節,櫻花在窗外開成連綿的煙云,而我的痛呼聲淹沒于霏微的春雨中,變為一滴氤氳的注腳。    “我在變得更好。”我這樣安慰自己。    戴上金屬牙箍后,我有很長一段時間無法正常進食,因為鋼絲緊緊地嵌入牙齦中,稍有牽扯,便鮮血淋漓。臉頰因此很快凹陷下去,連帶著我的那些少女心事也變得潦草起來。我成了班上的影子,不說話,連呼吸也是靜默的,猶如一場漫長的刑罰。    初三的一個晚自習,男生們閑來無事,開始評選班上最丑的人。我聽見他們喊出一個又一個候選人的名字,心生慌亂,便連忙趴到桌子上,假裝睡覺,卻不想真的睡著了。醒來時,早已放學,教室里空蕩蕩的,只余下我一人。我迷迷糊糊地抬頭,看見了黑板上自己的名字,下面是滿滿的“正”字,以及一個滑稽的、嘲諷的豬頭簡筆畫。    夜幕深沉,晚風送來夜來香的濃香,猩紅色的花朵在窗外怒放著,如一滴滴凝固的血。而我坐在座位上,反復地、徒勞地摳著指甲蓋,終于因為那些不加掩飾的惡意泣不成聲。    2    17歲那年,我有了第一個喜歡的人,常常在課間偷看他。他會畫畫,常常在草稿本上畫各種小圖案,花朵、貓咪、咖啡杯,或者是有細碎櫻花瓣的竹骨傘……有一次,他遞給我一幅畫,上面是一只毛茸茸的、戴禮帽的長耳朵兔子,長著一對滑稽的板牙。    “它很像你。”他如此說道。    彼時,我的牙齦因為牙箍出現了萎縮,一顆牙齒幾近壞死,變成難看的灰綠色。去過幾次醫院,最后,醫生幫我取下牙箍,告訴我正畸失敗,即使進行二次矯正,也很難成功。我坐在診室的木椅上,看見母親佝僂著腰,小聲地、急促地與醫生商量對策。他們的對話變成朱紅色的細紋,刻在玉蘭寬闊的白色花瓣上,最后,玉蘭花從枝頭墜落,宣告那些眼淚的徒勞無功。    我站起來,說:“我不整了。”既然注定無法如別人一般開口大笑,那就認命吧。世界如此廣袤,又如此混亂,我既然無力將那塊大圓石推上山頂,就站在山腳下,站在蕓蕓眾生里,在混亂中求一場生存。我不想再掙扎了。    我裝作沒心沒肺的樣子,假裝不在乎自己的齙牙,甚至在其他人嘲笑我的牙齒時,也跟著一起哈哈大笑,正如太宰治在《人間失格》中寫的:“我終于憑著滑稽這一條線與人扯上了關系。表面上,我強顏作笑;內心里,卻懷著某種也許能夠撞大運的千鈞一發的緊張感——為了討好他人,我總是擠出一身黏汗。”    因此,在收到畫的那一刻,我有一種被看穿的窘迫,甚至有些惱怒起來,覺得他的嘲笑格外刻薄與惡毒。長久以來,我一直在試圖催眠自己,假裝忘記自己有齙牙,假裝自己根本不在意別人的看法,可這幅畫像一把匕首,劃破了我所有的偽裝。    3    成年后,我依然是齙牙,與人合照時,我總是故意抿嘴,生怕露出半分端倪。    這份隱瞞并未讓我變得格格不入,相反,它為我撕開了成年人世界的一角,那里充斥著各種各樣的混亂與偽裝,有人節食,有人整容,有人用各種修圖軟件,讓照片上的自己看起來完美無瑕……我們如此用力地乞求圓滿,總以為好茶配好壺,青山配綠水,而美人只能配英雄。    我從未意識到這份乞求的荒謬,直到有一天,我的室友因為過度節食而昏厥,我將她送往醫院時,才忽然明白人性的愚蠢之處。對于外在美,我們往往用力過猛,過分苛責:再長高一點,再變瘦一點,眼睛再大一點,鼻梁再挺拔一點……與此同時,我們對內在卻毫不自省,以至于在面臨“自卑”“懶惰”“傲慢”等人性弱點時,只能面色蒼白地宣告投降。    我們已經被社會的審美標準綁架太久了。    絕大多數人——尤其是女生——都有不夠纖細的身材、不夠白皙的皮膚、不夠甜美的笑容、不夠整齊的牙齒……更令人難過的是,我們一邊承受著巨大的審美壓力,一邊樂此不疲地將壓力轉嫁到他人身上,對他人的外貌評頭論足,毫不掩飾——只要人人都是受害者,便能顯得人人都不是受害者。    我再次站在鏡子前,鏡子里,我的臉普通、黯淡,最在意的齙牙藏在唇下,微微抵起上唇,讓我看起來仿佛欲言又止,藏著一段柔軟、憂郁的心事。我終于發現,它并不難看,并不滑稽,相反,它讓我看起來像一只可愛的兔子。    4    前段時間看日本綜藝節目,我看到渡邊直美穿了一條粉色的連衣裙,像一個巨大的冰激凌甜筒,渾身上下透著清甜的氣息。身邊有同事吐槽,說不明白人們為什么會追捧這樣的女生,覺得她是丑人多作怪。我當時不知該如何反駁,過了很久之后,才明白自己對渡邊直美的認同來源于何處:她代表了另一種審美,甚至她自己就是另一個美的世界的人口。    在那個世界里,人們是可以不完美的。無論胖瘦,無論美丑,我們都能穿粉色的連衣裙,可以扎可愛的羊角辮,可以做鬼臉,可以哈哈大笑,可以橫沖直撞,可以如自己想象的那樣肆意地活下去……在那里,太陽不再是審視的探照燈,冷漠地審判著每一個人,它是溫暖的、柔軟的,是一個明亮的光球。    而在進入那個世界之前,我們的糾結與自我折磨是有意義的,它讓我們學會了如何與自己和解。就像我們在面對人性的弱點時,一開始總會無措與掙扎,然而,等熬過陣痛之后,我們會明白,外在問題仍要回歸到內心去調節和解決。    年前拍寫真,攝影師要求我做出大笑的表情,我猶豫了一下,第一次對鏡頭露出了笑容。事后拿到照片,我看到自己青澀的、陌生的笑容,恍惚間想起自己的14歲,想起那個痛哭流涕的傍晚,我竟有幾分心酸。    那時,我不敢笑,不愿哭,靈魂立于滔滔烈日中與自我糾纏,如一個堅苦卓絕的婦人,一定要將那口百年老灶刷白。其實不必的,我從來都沒有做錯什么。    ——“你的嘴唇為什么總是微微張開,是因為齙牙嗎?”    ——“不,是因為我的舌尖含著一句給生活的情詩。”  

Tags: 故事會

本文網址:http://www.12991800.buzz/gushizt/160990.html (手機閱讀)

人贊過

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昵稱: 驗證碼:

推薦故事
彩票26选5